城市

其实是个博爱,谁都喜欢的那种,毕竟无论是谁都是天使呀。目前多混迹于弹丸,凹凸。

关于一个设定。考试的时候想到的。架空西幻天使paro,我的瞎鸡巴乱画的图设下面是文字设定。↓
大致设定是这样的
关于金
【使者】纯血脉的最后一人,因为姐姐秋的失踪,所以不得不登上【使者】之位。还未成年。按照天使的寿命论来说,400岁还只是幼年期,翅翼现在目前是三翼。翅翼很好的继承了姐姐秋的样子,淡淡的金色,在太阳下更加明显,耳翼也是。
金被教廷带走的时候是200岁,在教廷呆了将近200多年。
关于【使者】
地位是比教团教皇更加显赫的存在,是唯一能够听到父神声音的存在。一共有7位【使者】金为大使者。
关于秋
秋是上一任的【大使者】不过在继位的三年后失踪。阶级是八翼。
关于金继承【大使者】
其实金的权力基本上都是被架空的,因为没有成年,性格也不像姐姐那样强势,所以教团的人就理所当然的让金成为傀儡,恰好民众也需要以为大使者来稳定人心。
关于翅翼
翅翼的成长为每50年一翼。阶位高的天使翅翼会呈现淡蓝色,耳翼也是。同时翅翼颜色的深浅关于到魔法波动的强大,就算是四翼天使没有魔法波动也是白费,大多天使都是普通的两翼,不过也有翅翼呈现颜色但是只有两翼,翅翼的成长完全是靠自身的原因。
颜色越深代表的魔法波动越强,金则是例外。
翅翼开始呈现出颜色是快成年的前一百年和成年后。成年为500岁。
以下是自己想的一点片段,前方骑士安迷修出没。
PS:其实这个真的要写的话我会写all金,所以前方有安金。

迷一样的片段基本是对话流↓↓
1.
“安迷修。”
“是,我的殿下。”
“带我……带我离开这里吧。你带我从这座宫殿里逃出去吧。”
“殿下……??”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我是现在纯血脉的唯一的一人,大使者唯一的一位正统的继承者。”金发的少年从地上站起拍了拍长袍上的灰,“可是你是我的骑士不是吗?安迷修,答应我的这个请求。侧面的宫殿走廊尽头的最后一间房的院子里那里的魔法能量并不是那么的稳定,下午三点的时候和半夜的时候那里会出现空隙,可以从那里出去,不过只有20分钟的时间可以行动,必须在20分钟内脱离宫殿的魔法探测,要不然就白费了。”
“………………”
“殿下,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好。我想我应该告诉你的。”金发的少年转过身来看着单膝跪地的骑士,伸展出翅翼出来,在阳光下的翅翼显现出漂亮的淡金色。突兀的,在还为生长完全的第三翼上,有一小片黑色的羽毛。
“很好笑吧?安迷修。明明是纯血脉,却出现了绝对不可能出现的。这样不详的颜色——堕天的印记。”金发的少年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一块羽毛,“我已经快要瞒不下去了,再过一段时间教团的人就会发现了。我并不是他们塑造的那样的形象,能为教廷付出一切。安迷修,我也是拥有私心的。”“所以,安迷修,你愿意带我离开这里吗?这座华丽的鸟笼。”“…………”“Yes, my highness.”
2.
“殿下,出去之后你想要去哪里呢?”
“嗯……果然还是回到我的家乡吧。登格鲁。我想回去看格瑞了,上次见到他是在教团的陪同下回去的,也已经有100年没见到了吧。”少年被骑士圈在怀里,显眼的神袍已经换下,但是金色的羽翼实在还是太明显了,没有办法单独飞行。“登格鲁?”“嗯。大概是在泽尔王国的最边缘的一个小镇。以前姐姐和我,格瑞一起在那里生活。啊,格瑞是我的发小啦!”“以前秋大人也?”“是啊,虽然以前过的有点辛苦,因为登格鲁有些贫穷啦。虽然是这样的,但是也很开心啊……以前的日子。”金发的少年声音越来越小,本来风声就有些大,到后面就越来越听不清了,但是安迷修清楚怀里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啊,对了,安迷修。”“是的,殿下?”
“你送我回去后就离开吧。”“………”“………”“安迷修?”
“抱歉。殿下,我没有听清楚您的话。风,有点大。”金大的少年吸了口气提高了音量,凑到对方的耳边说到,“安迷修!送我回去后!你就离开吧!去寻找你的生活!”“……”
“殿下。”“嗯?”“我,安迷修。是您的骑士。”“唔,可是……”“以骑士道的精神来说,我是绝对不会背叛您的。”“可……”“我绝对不会离开的。”“我知道了。”金发的少年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再说动他的这位骑士了,因为他十分固执的遵守着他的骑士道。

片段就到这里了,ooc肯定有点的。毕竟我的文笔并不是很好,还有顺便说下金的性格,肯定不是会像原著那样的。因为你看啊,金被带走的时候也就是200岁,换算成人类的年龄来说也就是一个差不多10岁的孩子啊,教廷又让他继承大使者这样的位置,成为大使者要学的要会的有很多,毕竟那样的一个位置是比教皇还要高的存在,不仅仅是作为民众的精神象征而已,一天的学习时间被占据了一大半。但是金的本质还是没有变的,但是像那种以气势来下达命令还是会做的。而且金也是十分能打的。
这个设定未完。

评论

热度(4)